前往泉州九日山 感受古代隱者純真情懷

2021-07-30 15:39:41 來源: 泉州晚報

0瀏覽 評論0

就像逛杭州西湖,總免不了要說起許仙與白娘子的傳說一樣。到了九日山,宰相姜公輔與詩人秦系這兩位隱者的故事也屢被提及。許仙歷盡千辛萬苦與白娘子在西湖橋上悲情重逢,演繹了一段撕心裂肺、相聚又分離的情愛悲劇,給西湖增添了浪漫色彩和念想空間。而“姜秦雙隱”則以他們篤真的友情,令人追思、難忘,乃至后世有太多的文人騷客趕至九日山,只為聆聽雙隱傳說,悠然慨嘆英風如存。今游九日山,聽姜秦二人的故事,作一次心靈漫步,依然能感受古代高士隱者的純真情懷。

名詩人低調 隱居九日山

秦系是會稽(今紹興)人,約生于唐玄宗開元二十年(732年),卒于憲宗元和三年(808年),在世80余年,恰好經歷了唐王朝由盛轉衰的時代。據文獻載,秦系住于若耶山下的耶溪旁,此溪便是傳說中西施浣紗之所在。秦系年少時即有詩名,可惜赴舉不第,心高氣傲的他于是放下功名,開始漫行吳越,足跡遍布現今浙江大部分地區。因為秦系個性豪爽,許多文友都想跟隨他出游,一時與游者有袁高、錢起、皎然、鮑防等詩客、名士。秦系更與劉長卿、韋應物結成莫逆之交,后來他們三人也都成了名聞天下的才俊。唐德宗建中初年(780年),秦系離開江浙,千里迢迢來到泉州南安九日山,見此山“峰巒映發”,心下歡喜,遂于西峰峰頂結廬筑室,過起了隱居生活。

秦系在九日山隱居之初,以穴石為硯,心無旁騖地為經書《老子》加注。這段棲隱生活可以用他的三首詩來形容,一為:“不逐時人后,終年獨閉關。家中貧自樂,石上臥常閑。墜栗添新味,寒花帶老顏。侍臣當獻納,那得到空山?”另一曰:“客在煙霞里,閑閑逐狎鷗。終年常祼足,連日半蓬頭。帶月乘漁舟,迎寒綻鹿裘。已于人事少,多被掛冠留。素業堆千卷,清風至一丘。蒼黃倒藜杖,傴僂睹銀鉤。跡愧巢由隱,才非管樂儔。從來自多病,不是傲王侯。”再一曰:“荷衣半破帶莓苔,笑向陶潛酒甕開??v醉還須上山去,白云哪肯下山來。”他時常在山前金溪帶月乘舟,閑逐鷗鳥;或于山頭向風長嘯,松下鼓琴;或傴僂曲身于水邊垂釣,自號東海釣客,過著悠然自在的生活。

姜秦二賢 留下不朽傳奇

秦系在九日山注書寫詩,但都不愿向外張揚,宋人邱葵甚至稱他“成章匪摛藻,一字不出山”。不過,即便秦系再低調,但因為名氣太大,依舊有老友尋蹤而至。建中末(783年)薛播因事牽連被貶至泉州任刺史,當他打聽到秦系隱居九日山,便時常上山拜會他,逢年過節更是饋送牲禮酒食等物。貞元八年,秦系隱居九日山12年后,宰相姜公輔被貶謫為泉州別駕來到九日山。他與秦系相見如故,二人飲酒賦詩,評史論文,投契無比。姜公輔當下就決定在九日山的東峰結廬居住下來,這樣他就能和秦系朝晚共對,研詩揮墨。姜公輔寄居的東峰,便被稱為“姜相峰”?,F在游人上到山上,還可以見到北宋翰林學士、同安縣書法家蘇紳在山石上題刻的“姜相峰”三個斗大隸書。秦系居住的西峰,后人將之稱為“高士峰”,用以紀念這位詩壇名宿,又在其舊居地建亭,取名“秦君亭”,今亭猶在。有了摯友秦系為伴,姜公輔從此再也沒有離開九日山。山居生活雖則清簡,養著的卻是不平凡的心。姜秦二人每日對峰相喚,徜徉山水,酒詩唱和,友情甚篤。九日山下的豐州社壇村內有一口“相公井”,據傳是姜公輔當年取水所用。

姜秦兩位寓賢對當時的泉州影響頗深,泉州兩任刺吏薛播、席相,以及有“狀元宰相”之稱的常袞(當時被貶為福建觀察使)都先后親自登山拜訪,他們還引薦歐陽詹與秦系、姜公輔交游磋商學藝。有了這些達者賢人為榜樣,泉府文風順勢大興。永貞元年(公元805年),姜公輔不幸病逝,秦系痛失知交,心痛難當。由于姜公輔是只身來泉,親眷都沒有相隨,所以秦系親手將好友安葬在了九日山南麓,算是送摯友最后一程。在為姜公輔料理完后事,秦系便孑然出走,從此不知所蹤。“姜秦之誼”至此弦斷,徒留世人嗟嘆不已。宋代時,泉州太守趙令衿為了緬懷姜秦二人,在九日山上建造“姜秦二公祠”,并親筆題記:“二公皆唐偉人,名在簡冊,邦人景慕之若山斗焉”。

姜秦相繼離世后的千余年間,各地縉紳大夫、文人墨客,甚至是方士名衲,都為尋訪“姜秦雙隱”的遺跡而來,他們爭相登臨九日山以懷古。綜合《九日山志》所述,姜秦的追崇者包括蔡襄、曾會、蘇紳、蘇頌、朱熹、陳知柔、李邴、吳栻、趙令衿、傅宗教、王十朋、邱葵、周維京、劉濤、呂夏卿、戴一俊、李廷機、黃克晦等,陣容之浩大,令人瞠目結舌。姜秦雙隱無疑就是九日山的“金字招牌”。

朱熹與友攜酒游名山

當然,九日山不光流傳有姜秦二賢的故事,像朱熹與傅自得相約載酒游山,并且下山后泛舟夜游金溪的故事同樣很吸引人。南宋名臣傅自得與朱熹有“先人之舊”。傅自得年少時學詩,曾拿著自己的詩作去向朱熹之父朱松討教。朱松對這位才情過人的“后生家”十分心儀,許其從游。兩人曾“宿于閩部憲臺從事官舍之東軒,夜對榻語,蟬聯不休”。后來,傅自得還為朱松的文集作序(即《韋齋先生文集序》),此文情真意切,頗為感人。多了這層關系,傅自得后來與朱熹結成“忘年交”也就毫不奇怪了。再后來,傅自得還讓兩個兒子伯壽、伯成“少從朱子學”,使得朱、傅兩家的淵源更加深厚。

[責任編輯:]

相關閱讀

泉州九日山銘刻千古的“姜秦之誼” 溫暖人心

泉州九日山銘刻千古的“姜秦之誼” 溫暖人心

永貞元年(公元805元),姜公輔不幸病逝,秦系痛失知交,心痛難當。由于姜公輔是只身來泉,親眷都沒有...更多

2015-02-27 14:33:36